混乱邪恶,什么都吃

【锤基】盛夏果实3(微黑锤×PTSD基)

3、

巨大的拱形落地窗没有窗帘,住在Odin庄园最顶层的主人并不担心有人窥探。

 

清晨的阳光唤醒了沉睡的小王子,鸟鸣声叽叽喳喳,报告着这又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

 

Loki被Thor从背后抱住,动弹不得。对这种事他早已习以为常,毕竟这几个月都是这么过来的,每天起床都会在Thor的怀抱中,区别只是在于面对着Thor或者背对着他被抱着。

 

“早上好,Loki。”Thor冒着胡茬的脸在Loki软嫩的脸上蹭着。这是他从小就喜欢的动作,虽然之前因为种种原因抑制了一段时间,在发现Loki没有办法面对黑暗之后,又给了这个动作出现的理由。

 

Loki对哥哥冒出来的胡茬接受不良,他推着Thor的肩膀,试图将他推开:“这太痒了,Thor。”

 

结果显而易见,Thro强壮的体魄就像一堵墙,向来不喜欢运动的Loki不但推不开Thor,还被Thor压在床上,用他周围长满胡茬的嘴唇胡乱亲吻着Loki。

 

被扎到的地方又疼又痒,被亲到的地方又异常柔软。

 

那吻越来越重,呼吸越来越暧昧。

 

从他的额头,到眼睑,接着是鼻尖,然后是嘴唇。

 

如同一个河蚌被撬开,露出了闪烁的珍珠和柔软的内在,Thor吸吮着Loki的舌尖,拉着它到自己的领地共舞,贪婪地渴求着难以言喻的情感。

 

跟昨天的吻顺序差不多,可是意义却截然不同。

 

厚重的被子下面,单薄的睡衣并不能起到遮掩的作用。

 

Loki睁开眼睛,轻喘着气,说:“Thor,你硬了。”

 

他表现得这就像一个正常的事情,哥哥和弟弟可以睡在一张床上,他们可以接吻,也可以因为这个行为勃Q。纺织命运的女神在上面画了一个小图案,这让Loki对于性的方面表现得冷漠——他不是性冷淡,只是不看重这些。在必要的条件下,他可以接受跟任何人的X行为,皮囊只是行走于世间的必要用品。

 

Loki所在学校附近有一所教堂,他有时候会跟同学一起去。教导他这件事的神父被Odin秘密处死,死状可怖。Frigga在得知这件事情之后身体变得更差了。她怀念她的长女,因此忽视了幼子的成长,她追悔莫及,却有心无力。他们请了有名的心理医生,试图让Loki恢复正常,可是Loki却知道,神父的引诱并不是主谋——他天生就是这么冷漠的人。

 

日子还是照常那么过,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大概就是Thor搬出了他的房间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很大。每天睡前没有晚安吻,起床没有大暖炉,更重要的是,Thor开始忙碌起来。

 

已经20岁的Thor每天早出晚归,他要参加各种派对,交际的、应酬的、朋友之间的,数不清的酒精和香水的味道糊在他的身上。他要旁听会议,还有大学课程,整个人忙得团团转。

 

“我每天回来得太晚了,这对你的睡眠不好,Loki,所以我要搬到别的房间去。”

 

他是这么对Loki说的。

 

可是,每逢半夜清醒的时候,他内心的碧眼恶魔就在他的脑子里尖叫着:“你明知道事实真相并不是这样!你对你美丽的弟弟产生了不应该有的想法!你是个乱伦者!Thor!”

 

“不,我不是。”

 

他心虚地为自己辩解着,可是这个声音在每次看到Loki的时候已经低得听不到。

 

在搬走之前,Thor曾经无数次跟Loki玩这种危险的游戏。

 

Loki第一次发现自己勃Q的那天早晨,Thor握着Loki的手,带着他飞上快感的云端。从那时候开始,有时候Thor的晨勃,Loki也会帮助他,防止Thor迟到。

 

用别人的手总是有感觉过自己的手。

 

当时,是抱着这种想法的。

 

而且,Loki跟别人不一样。如果让别的男人碰一下自己的下面,Thor分分钟把他甩到五米开外,再把他的脑袋打开花。可是Loki,他可爱的弟弟,又软又嫩,身上还有一种迷人的奶香味,兄弟之间做这种事情,很平常的吧?

 

下意识地为自己找借口,青春期的野兽懵懂地圈着自己的地盘。一直到了20岁,从成年开始就被父亲委以重任的Thor,在那个醉酒的晚上,喝得醉醺醺地回到了家,闯进——这么说或许不太对——他们共同的房间。

 

Loki没有锁门,因为他的哥哥还没有回来。夜很深了,他实在太困,放弃了等Thor回来再睡觉的想法,现在已经睡得很熟。

 

空调的温度有点高,怕冷的Loki在刚入睡的时候总会手脚冰冷,以往Thor没那么晚回来的时候,总是他的哥哥给他暖手暖脚。睡到现在,身体的温度已经上来了,他现在又开始热了。

 

Thor跌跌撞撞地来到床边,失身地看着他的弟弟。

 

汗湿的头发黏在脸颊,汗珠凝在鼻尖,随着呼吸缓缓滑下。他的嘴唇微微张开,露出里面殷红的舌头和洁白的牙齿。睡衣被无意识地扯开,精致的锁骨上有自己之前跟Loki玩闹时留下的红痕。

 

忽然,Loki抱着被子翻了个身。嶙峋的脊椎骨微微起伏着,顺着弧度望下去,睡裤露了一小截,纯白的内裤勒着浑身上下唯一多肉的屁股,一条通往天堂的路泄露在眼前。

 

那门是窄的,那路是长的。

 

Thor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或许是因为酒精,不,一定是因为酒精,他才会对着自己的弟弟硬了。


评论 ( 4 )
热度 ( 54 )
TOP

© 站在世界中心呼唤你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