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什么都吃

套上同人BUFF的素还真1

*OOC,OOC,OOC,胡乱写的

*不习惯用吾、汝,通篇你我他

*新入坑,所以各个剧集的背景还不是很熟

*背景——世界和平,大家没死



幽幽的山林之中,一条白练飞流直下,喧声如雷。素还真的琉璃仙境隐匿其中,袅袅婷婷,绰绰约约,当真无愧仙境之名。屋宇之间,一道炊烟缓缓升起——开饭的时间到了。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打打杀杀,武林中的纷纷扰扰几经反复,终于尘埃落定。素还真素贤人这回真的闲了下来。


“素还真,吃饭啦!素还真?”


两个小童子早早就被打发出去,屈世途放下碗筷,往素还真的房间走去,自言自语道:“怪了,平常这时候早就起来了,怎么今天还没起……”


素还真的房间并不远,屈世途两步路的距离就到了。他敲了敲门,喊道:“素还真!起床了!”


房间里依旧一片寂静。屈世途脑内瞬间脑出成百上千中不良后果,越想越心惊,伸手狠狠推开了房门,吼道:“素还真!”


房门震得床上的轻纱抖动,屈世途往床上看去,素还真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打了个哈欠道:“知道了,我起来了。”


屈世途松了口气道:“你今天怎么这么难起,我还以为你又出了什么事。”


素还真道:“倒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眼睛也疼。”


床帐已被掀开,屈世途就看到素还真那双眼睛,此时已被揉的通红,吓了一跳,说道:“你眼睛是怎么了?快别揉了,红得跟兔子一样。你生病了吗?”


“生病?”素还真觉得这词有点新奇,“那倒不会。”


屈世途说道:“你快点刷牙洗漱,等下吃了饭再看看。”


“好啦,屈伯伯,我知道啦。”素还真笑道。


“啰嗦!”屈世途也笑了。


到了饭厅,叶小钗坐在那,看到素还真的眼睛,也受到了惊吓。一向强悍如素还真,真有什么伤痛症状显露出来,那就真的是大件事了。又不是没试过,瞎了也说不定!


素还真简单几句向叶小钗解释了一下,叶小钗这才半信半疑地动筷。等到吃完饭,素还真的眼睛红倒是不红,就是水汪汪的。是真的水汪汪,而不是什么形容词。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爱苦境爱得深沉”。


素还真冥冥之中感应到,这似乎是一种天道降下来的加成,称作“我见犹怜之BUFF”,对身体无害,就是容易引起他人的怜爱/暴虐之心。


素还真:……


这时,琉璃仙境的结界被触动,先一步吃完的屈世途出门查看去了。素还真反射性地看向唯一在场的叶小钗,总觉得方才还正常关心的眼神变得不对劲起来。怜惜、爱意、痛苦、顾恤等等情感在叶小钗的眼中翻涌,在素还真与其对视的时候,有什么不该说的话似乎要脱口而出。


饶是脑中真书藏万卷,掌握文武半边天的素还真,此刻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恰此时,屈世涂推门而入,说道:“素还真,玄同太子来了。”


“哦,嗯,好,就来。”满屋子的粉红泡泡被打破,素还真尴尬地转移话题,前往入山处迎接客人。


入口处,红发的玄同伫立在石碑前,仔细端详着上面所刻的字体。


“贵客远道而来,久候多时实在失礼。”素还真半阖着眼,将眉眼盈盈掩藏在内。


玄同见到素还真也很开心,说道:“好久不见!”


素还真领着玄同往上走,边走边说:“对啊,距离上次分别,已有好久了。你能脱身过来,想必森狱现下是不错的。”


玄同道:“现在已经走上正途了。昨日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很想来见你,所以今日便来了。”


又是一道感应袭向素还真,这次是“攻似云来BUFF”,获得这个加成的人,他的好友不管距离远近,轻重缓急,都会产生强烈与素还真见面的欲望。


素还真猝不及然获得感应,一时没有看路,一个趔趄差点跌入旁边的溪水中。


玄同眼疾手快,大喝一声:“小心!”随即抱住了即将跌倒的素还真。甫一入怀,便闻到一股幽香侵入鼻中,令人恍惚。


素还真惊魂未定,抬头向玄同说道:“多谢了。”


玄同看到方才素还真掩饰的眼睛,怔然道:“没事。”松开素还真后,莫名觉得有些失落。


到了品茗亭,二人并未聊得太久,玄同便收到了森狱又出乱子的消息。不得已,只好匆忙道别。


临走之时,玄同说道:“素还真,你身上有股味道。”


素还真笑道:“还是剑香?”


玄同站在他面前,忽然偏过头在他的脖颈处轻轻一嗅,说道:“不,是莲香。”


与此同时,这个加成的名字也出来了,其名为“莲香诱人BUFF”,闻到的人都会对素还真产生莫名的情愫——不过必须亲密接触才闻得到。


说完,一个闪身便走了,留下一个莫名其妙多了香味、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的素还真。


评论 ( 9 )
热度 ( 27 )
TOP

© 站在世界中心呼唤你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