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什么都吃

【MHA/胜出轰】难以说出的秘密!3-4

(三)

这件事情,严格说起来并不是绿谷出久的错,只是长期以来的责任心让他无法放过自己。

 

那是一个寂静的夜晚。

 

一如往常。

 

喝的醉醺醺的绿谷出久被轰焦冻搀扶着回了公寓。

 

这样的场景已经持续了将近一个星期——当然是指喝醉。因为破了一个大案子、因为来了一个新人、因为某位英雄的生日,都是一些没有办法不举办的宴会。正好绿谷轮休,喝酒喝到半夜也不用担心第二天上班的问题。平常都是自己回家,可是在发现自己总会无意识破坏公共设施之后,绿谷出久的同事们拜托了出差到绿谷事务所的英雄焦冻。

 

“虽然很开心,”绿谷出久打了个酒嗝,“我还是不怎么喜欢喝得太多。”

 

轰焦冻没办法回答他。他拉住了绿谷出久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另外一只手固定在对方的肩上,歪歪扭扭地走着。普通的醉鬼还好解决,但绿谷出久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醉鬼、作为一个堪称国宝的英雄,要制止他做出什么事情来,难度呈现数十倍的增长。

 

“……这种说法,是不是还不成熟啊……”绿谷出久碎碎念着。

 

旁边的轰焦冻依旧没有给他回应。归其原因,则是因为绿谷出久一边说话,一边还要乱比划。挥来挥去的拳头没有用上smash的力量,可要被揍上一拳也有够好受。不能用对待敌人的手段对待珍贵的绿谷出久,那么,只有一种办法了。

 

轰焦冻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然后伸出双手——紧紧地从腰部开始禁锢住了绿谷出久的行动——简单来说,就是抱住了他的腰和手,几乎是拖着他往前走。

 

走了几步路,大概是因为轰焦冻的表现“冷淡”,醉醺醺的绿谷出久在他怀里转过身,不满地问道、:“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啊!”

 

那双从高中开始就像小鹿斑比一样的大眼睛瞪着轰焦冻,明明是质问的语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喝醉的关系显得软绵绵的。

 

明明已经是秋天了,耳边似乎响起了嘹亮的蝉鸣声。身体渗透出汗水,无缘无故变得闷热起来。轰焦冻无意识地使用起冰的力量,认真地对绿谷出久说:“我在听。”

 

说完,就听见“啪嚓”一声,不远处传来了快门的声音。随后,一辆摩托车绝尘而去。

 

看得出来,绝对是专业的。现在去抓也来不及了,更何况……

 

已经开始往下滑的绿谷出久,脸颊已经到了轰焦冻的腹部。

 

这边的情况更加紧急。

 

以上,是绿谷出久根据自己的记忆以及轰焦冻告知有人拍照后,努力回忆的一部分。

 

(四)

至于与爆豪胜己的绯闻,那更是无稽之谈了。

 

绿谷出久叹了口气。

 

自从那天被轰焦冻送回家之后,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开始隐隐作痛。更夸张的是,在隔天的如厕中,还发现那个地方开始流血了。

 

绿谷出久不怕流血,在过去的很多次对战中,流出的血都可以拿去浇樱花了。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个地方也可以流血的啊!

 

神明也有打盹的时候,更何况除去主角光环以外,只是一个容易热血上头的年轻人呢?被难以启齿的疼痛和奇怪的想法所困扰,绿谷出久在休假结束后的工作中总是走神。

 

所以,在所有人最放松的即将下班的17点50分,绿谷出久被袭击了。

 

那个拥有着将身体部分变成藤蔓的危险份子将猝不及防的绿谷出久绑了起来。如果只是普通的绑法还好,可那个脑袋开花的危险分子应该是工囗漫画看多了,将绿谷出久绑成了双腿大张的M腿姿势。

 

那可真是……惨不忍睹。绿谷出久至今回想起来都觉得丢人。

 

那种糟糕到该打马赛克的姿势深深地伤害到最近刚受伤的部位,疼痛从尾椎直窜到大脑,简直就像大冬天喝了冰可乐一样酸爽到绿谷出久动弹不得。

 

就在这种时候,英雄出场了。

 

踩着人字拖,提着便利店的塑料袋,嘴里叼着冰棒的爆豪胜己,直面被绑起来的绿谷出久——的裆部——毕竟被吊起来了。

 

号称硬得能砸死人的红豆冰棍瞬间被钢牙咬碎,还未能发出犯罪宣言的犯人被一击威力强大百倍的爆破轰炸到天上失去意识。在犯人掉下来之前,绿谷出久看到爆豪胜己的脸色难看到了一种境界。

 

“砰”!

 

危险份子从天而落,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刚才化作藤蔓的双手几乎变成焦炭。

 

“废久。”空气中硝酸甘油的气味愈发浓厚,“我希望你能好好解释一下。”

 

绿谷出久小动物的直觉亮起,正坐低头道:“是!!!”

 

一时半会是讲不完的。因为已经到下班时间,绿谷出久先将犯人移交给接班人员。在此期间,被爆豪胜己恶狠狠地目光盯着的绿谷出久,总觉得自己更像犯人一点。

 

在路上说也不太方便,再加上好久没有聚过了,绿谷出久就将爆豪胜己邀请回家做客。

 

绞尽脑汁地将事情模糊过去,又聊了最近的近况,得知爆豪胜己最近也有事情要到这边来出差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绿谷出久在公寓门口开心地说:“那真是太好了,小胜。”

 

爆豪胜己揉乱了他的头发:“没有我,只怕你一个人什么也做不来。”

 

绿谷出久毫不在意爆豪胜己揉乱自己的发型,反正他向来也没有什么发型可言。蓬松的绿藻头晃了晃,似乎是想把爆豪胜己的手晃下来:“今天只是一时大意,我平常不是这样的。”

 

就在爆豪胜己的手即将放下来的时候,绿谷出久接着说:“不过,轰君到时候过来,也可以帮我呢。”

 

头发忽然被抓紧,绿谷出久的小动物雷达再次滴滴滴地响了起来。

 

爆豪胜己抓着他的头发,猩红色的眼睛凑到他眼前:“你刚才,说什么?”

 

“我……”绿谷出久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刚才到底说了什么话触动了爆豪胜己的神经,想要道歉也说个所以然。

 

“啪嚓”!

 

一声拍照声再次传来,还是熟悉的摩托车声,那个人麻溜地跑了。

 

绿谷出久愣愣地看着滚滚尘烟,总觉得这一幕十分眼熟。


不过托他的福,反应过来的爆豪胜己没有再追究刚才的话了。


评论 ( 2 )
热度 ( 67 )
TOP

© 站在世界中心呼唤你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