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什么都吃

【盾冬】Sex line(1)

*现代AU

*2发完,下篇肉

*OOC

summary:Steve在深夜接到一个打错的电话,于是他决定将错就错。

————————————————————————


深夜两点,布鲁克林已经陷入了黑暗当中。

 

惨白的月亮挂在天上,黑暗的小巷内窜过一只黑猫。

 

“喵嗷——”

 

后面紧追的猫咪们发出叫声。

 

野猫们的战争影响到了住在二楼的Steve,他疲惫地睁开双眼,瞪着头顶的天花板出神。

 

作为一名画家,Steve显然是成功的。他的画作受到大众的喜爱,收入可以在布鲁克林买上一栋二层小洋房。代价就是,在没了解周边环境的情况下,买下了这栋隔音不好,周边还有猫咪据点的房子、

 

这也跟房子太空荡有关系。他才搬过来一个星期,画具一应俱全,家具却没时间出去买。现在这间房子里,唯一称得上家具的东西,就是身下的这张床。

 

猫咪们的打架并没有持续很久,过多一会儿,周边便又渐渐安静下来。Steve半合着眼睛,已经快要睡着,枕头旁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手机自带的铃声像一把小锤子一样一下一下欢快地砸着Steve即将崩溃的脑神经——他已经好几天都没睡好觉了——不管是谁都不能阻止他睡觉。想是这么想,良好的教养让他没有挂断这个电话,而是选择接听。

 

他眼睛都没睁开地划开手机,声音还带着没睡醒的低沉:“你好,哪位?”

 

电话那边传来一声啜泣声,然后是一阵沉默。这成功地赶跑了Steve的睡意,不管是哪位朋友在半夜哭着打电话过来,都表明这确实是一件严重的事情。他几乎是立刻清醒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在路边看到了你的广告,”电话里的男声带着醉意,“我想我现在正需要你。”

 

这个声音明显不是Steve任意一个朋友的,而Steve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什么时候广告上有他的私人号码。

 

现在告诉对方打错了似乎有点太残忍,电话中又传来一声哽咽,仿佛还能听到呼呼的风声,Steve犹豫着开口:“好的,先生,我该怎么帮助你?”

 

电话那边的人说:“我在布鲁克林大桥上,有点高,你可以来接我吗?”

 

“当然可以,马上到,先生。”Steve动作迅速地穿上衣服,拿上摩托车钥匙就出了门。他家距离布鲁克林大桥很近,现在叫警察的话可能还没有他动作快。

 

哈雷在夜间穿梭,挂断电话的十分钟之后,Steve一身冷汗地看到一个男人坐在栏杆上,双腿悬在河面上晃悠。

 

“请冷静点,先生!”Steve渐渐靠近,“你是打电话的人是吗?”

 

坐在栏杆上的男人扭过头来,他满脸无辜,眼圈通红,肉呼呼的脸颊上泛着胡茬。在看清楚来人之后,他露出一副茫然的表情,随即又笑开来:“是呀。”

 

暖色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Steve胸膛里的小鹿不合时宜地猛烈撞击心壁。

 

但现在显然不是发呆的时候,一阵大风吹过来,男人的身体明显晃动了一下。Steve加快两步冲上前去抱紧了他,半搀扶着把他从栏杆上弄下来了。

 

男人显然并不在意这个,他趴在Steve的肩膀上,伏特加的味道扑面而来:“你叫什么名字?”

 

“Steve。”Steve紧紧地抱住他,向来健壮的身体居然有些腿软,“叫我Steve就好了,我该怎么称呼你?”

 

“叫我Bucky。”Bucky试图自己站起来,不听话的双腿却不能完成这个操作。Steve从两边腋下搀着他,问:“Bucky,这么晚了,你想不想回家睡觉?”

 

Bucky醉醺醺地摇头:“不,我不想。我不要回家,也不想睡觉。”

 

Steve试图从另外一个方面问他:“那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Bucky闭上眼睛,整个人往Steve的方向倒:“我到这里来……我到这里……太热了,而且我很不开心。我想起来了,Steve,我打了你的电话。”

 

醉汉的话颠三倒四,能够作为依据的信息太少。Steve既不知道对方遇到了什么麻烦,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事实上,现在让警察来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他可以陪着Bucky,等到第二天酒醒再做一个完美的自我介绍。

 

他刚掏出手机,Bucky就把手搭在他的手机上,正好遮住了屏幕:“我想起来了,Steve,我打了你的电话。带我去你的地方吧,好吗?”

 

于是,在回程的哈雷身上又多了一个人。


————————————————————————————

文太短了,就不剧透了,标题概括一切

评论 ( 7 )
热度 ( 97 )
TOP

© 站在世界中心呼唤你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