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胜出】哪怕是轮回转世

*极度狗血OOCOOCOOC

请一定注意OOC

 *灵感一小部分来源于前前前世

 

五岁

 

“如果还有来世的话……”

 

从身体内部涌出来的血液堵住了喉咙,赤谷海云再也没有说话的力气。

 

“到那时候,我绝对会去找你的,所以,你要给我好好等着,知道吗!”

 

人生的最后,感受到的发小难得的怀抱的温度,听到了发小嚎啕大哭的声音,好像也不算糟。

 

太阳逐渐落下,随后,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这就是,绿谷出久对于前世最后的记忆。

 

不知道是奇迹还是神明的怜悯,总之绿谷出久从懂事开始就逐渐恢复以前的记忆。虽然如此,因为前世跟现代完全不同的关系,所以并不能成为天才儿童之类的东西,现在作为一个普通人顺利地成长着。

 

并且在今年春天就会成为一名光荣的幼儿园大班学生。

 

是的,绿谷出久现年5岁半,今天也遵守着前世的约定,好好地等待着。

 

才怪。

 

小胜,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来啊!

 

绿谷出久鼓着包子脸,蹲在公园的沙地上画圈圈。绿谷引子在旁边跟邻居闲聊,X家的老公假发被风吹走、O家的孩子觉醒了超厉害的个性、附近会新搬来一家有钱人不知道为人怎么样之类的,绿谷出久完全不感兴趣的话题。

 

他不小心把沙子扬了起来,微小的尘埃进了鼻腔。

 

“哈秋!”绿谷出久打了一个喷嚏,鼻涕流了下来。作为一个全新的个体出生,因为生长环境的不同,也会变成不同的性格。现在绿谷出久,确确实实只有五岁半,所以做出什么幼稚的行为也可以理解。

 

“啊呀,出久,怎么流鼻涕了?”听到绿谷出久打喷嚏的声音,绿谷引子急匆匆地结束了对话,蹲下去给绿谷出久擦掉了鼻涕。

 

“会觉得冷吗?糟糕,要是感冒可怎么办?”绿谷引子担心地摸着绿谷出久的额头。

 

“没事的妈妈,只是因为被沙子弄到了。”绿谷出久带着浓浓的鼻音回答道,“我肚子饿了,我们快回家吃饭吧。”

 

“嗯,好吧。”绿谷引子把绿谷出久身上的灰尘拍掉后,站起来牵着他的手走回了家。

 

夕日的余晖中,一大一小的身影看上去如此和谐。

 

这是,处于战乱中的赤谷海云无法体会到的温柔,小小的绿谷出久心中忽然漾起一层又一层的悲意。

 

次日,由于着凉外加心绪不宁,绿谷出久第一天的幼儿园大班生活在家中渡过。

 

第二天,背着崭新的书包和可爱的小水壶,穿上蓝色的幼稚园园服,绿谷出久告别了妈妈,踏进了班级的大门。

 

“绿谷,你昨天怎么没过来呀?”好朋友关心地询问着。

 

“我昨天感冒了。”绿谷出久坐在位置上等待上课。现在的时间还早,班级里面的人还稀稀拉拉没到齐。

 

“那真是可惜。”好朋友故作玄虚,“昨天可是有大事件发生!”

 

绿谷出久好奇地追问:“发生了什么?”

 

好朋友揭开谜底:“昨天,可是来了一个转学生哦!”

 

察觉到门口有人进来,绿谷出久不自觉地扭过头。

 

“名字有点难念,叫……爆豪胜己。”

 

那个刺猬一样的头发,凶狠的上吊眼,大踏步的气势,不会错的,他肯定是——

 

“喂,你看什么看!”

 

小胜吧?

 

“好、好过分啊,小胜!”五岁半的绿谷出久眼睛一红,嚎啕大哭起来。

 

 

十五岁

 

“我说啊,爆豪跟绿谷的感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啊?”换衣服的间隙,闲聊的时候上鸣电气突然发出疑问。

 

“谁要听男人的八卦,我要听的是女生的尺寸之类的话啊。”峰田实翻了一个白眼后,被常暗踏阴镇压。

 

“说的也是,有时候我也觉得有点奇怪,爆豪的身上该不会也有一个黑影吧?”常暗踏阴开玩笑地说。

 

“不,我说真的,这个可能性也是有点的。”上鸣电气摆出一副认真脸,“爆豪他……”

 

“咔啦咔啦”。

 

更衣室的门被打开,爆豪胜己脸色阴沉地走了进来,背后跟着不明所以的绿谷出久。

 

距离初次见面已经十年过去,爆豪胜己还是没想起来。即便如此,绿谷出久还是锲而不舍地紧跟在他身后。小时候也是,哪怕被爆豪胜己揍了,也要满脸鼻涕眼泪地拉着他的衣服。

 

长大之后,绿谷出久时常想着,小时候做过的梦,被当做“前世的记忆”的那样东西,会不会只是小孩子天真无邪的妄想?毕竟,另外一个信誓旦旦说要记住的人,可是完全不记得。

 

执着地叫着对方小胜,期待着能够得到回应。试探地提起以前的历史,却得到“谁要知道那种东西”的答复。

 

无数次想要放弃的时候,最后却无法放弃的原因,只是因为,梦中的那份酸涩又甜蜜的心情,无法忘怀。

 

另外一边,爆豪胜己黑着脸脱掉上衣,露出结实有力的肌肉。

 

他其实并不是一个时刻喜欢发火的人,可是,每次一旦遇到绿谷出久就会丧失理智。

 

从小时候被叫“小胜”的时候开始,自来熟的绿谷出久原本是被拉进“好友圈”以内的,可是,在落水的时候,被绿谷出久伸出援手的时候,爆豪胜己敏锐地察觉到了,眼前的这个人所呼唤的“小胜”似乎并不是自己。

 

仗着能力打倒其他弱小的孩子,绿谷出久护住那个孩子的时候,嘴里说的“不要这样做,小胜”,不是自己。

 

每天打招呼的“小胜”也不是。

 

跟在身后所呼唤的“小胜”也不是。

 

就连梦中的那个人,嘴里吐露出的话,也只是谎言。

 

不过是区区废久而已,你到底,在看不起谁啊!

 

青春期的深夜,爆豪胜己满头大汗地醒过来,裤子里面一塌糊涂。脸颊上传来的凉意让他无法忘记黑暗的梦境,却无可奈何。

 

无力的十五岁。

 

“啊,绿谷小心!”饭田天哉出声提醒。

 

“啊?”绿谷出久回头,抬起的脚还是踩到了地上的网球一滑——

 

爆豪胜己身体先于大脑上前抱住了身体腾空的绿谷出久,反应过来之后又松手让绿谷出久自由落地。

 

“看吧,就是这样。”上鸣电气吐槽,“上次也是,绿谷的衣服湿了就马上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他,绿谷一有危险就跑得比谁都快,像是身上装了绿谷雷达。”

 

“话虽这么说,爆豪又经常对绿谷发火。”常暗踏阴摇头,“搞不懂。”

 

背后,绿谷出久在抱怨着爆豪胜己的忽然松手,爆豪胜己面对指责惯常发火。

 

 

二十五岁

 

倾盆大雨冲刷着战后的都市。

 

自从以前对上敌联盟以来,很少能遇到这么难缠的对手了。

 

但是,所谓的英雄,就是要做常人所不能做到的事情。

 

绿谷出久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敌人的尸体就在不远处,任由雨水带着血液流向下水道。

 

这次的敌人个性是瘟疫,所以方圆千米的民众已经被英雄带领着疏散。

 

答应欧尔迈特的事情,已经做到了。现在已经成为了民心所向的英雄,AFO已经消失在世界上,OFA的传承变得不重要,无个性的普通人也能有美好的未来……

 

“咳——!”

 

从喉间猛地呛出一口血。

 

如果没记错的,最后敌人所叫嚣的是“肺结核”?

 

好像,也没什么所谓了。

 

通讯设备全部破坏,英雄们应该也察觉不到这里。

 

雨水的声音,很舒服。

 

其实,绿谷出久并不喜欢下雨天。只是,在以前的时候,总是会忘记带伞。那个时候,那个看上去粗枝大叶实际上非常细心的人,就会伸出手中的伞,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让自己同行。

 

因为这样,所以喜欢上下雨天。

 

因为这样,所以喜欢上他。

 

这么一想,好像真的是这样。自己一厢情愿地追逐着,索取着,却没有问过小胜的意见。

 

会不会小胜根本不想见到我呢?

 

阴沉的天空翻腾着,闪电在云层间穿梭。

 

“轰隆”!

 

一声炸雷在耳边响起。

 

“白痴吗你!废久你一个人傻乎乎的在这里干什么!”爆豪胜己炸开了碍眼的石头,在闪电与雷声中戏剧性地登场。

 

修长的身材,同样的口气,相似的脸庞。

 

绿谷出久虚弱地笑了:“第二次了。”临死前见到你。

 

“什么第二次,你不要废话,乖乖等我救你吧。”爆豪胜己说道。

 

“小胜你的表情明明不是这么说的,很担心我吧?咳咳……”绿谷出久的嘴角再次流出鲜血,“到此为止,不要过来。敌人将肺结核传染给我了。”

 

“这种时候了你还在说什么话!”爆豪胜己伸手想要把他抱起来,没料到绿谷出久拼劲全力,最后用了OFA的力量跳跃开来。

 

“不要过来了,小胜。”绿谷出久抵在石壁上,猛地又咯出一口血,“其实,我之前骗了你,因为很讨厌下雨,所以每次都会看天气预报。没有带伞之类的话,只是因为想要跟你一起走而说的谎言而已。

 

“哼,区区废久。”爆豪胜己试图往前,绿谷出久却摆出了拒绝的手势。

 

“只是现在,我已经不想再等下去了。他也很讨厌下雨。如果说你不是他的话,那么他一个人在黄泉路上,又该多寂寞呢?我跟他说好的,要再次见面的。”

 

“直到现在你还在说梦话吗!”爆豪胜己怒吼,“难道我就不可以吗?都被你叫了那么久的‘小胜’,现在我就确实地站在你面前,难道我就不能替代那个虚幻的梦吗?!”

 

砖块的缝隙中长出的小野花被雨水打得直点头,花瓣都快被打落到地上。

 

绿谷出久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你现在满意了吧?逼我说出这种话!”爆豪胜己咬牙切齿,“你赢了,你赢了!赤谷——海云!”

 

雨势开始变小,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奇迹般地变成了晴天。

 

模糊间,似乎有什么重合在一起。

 

沾着露水的花儿肆意地享受着阳光。

 

绿谷出久笑了。

 

憔悴不堪的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好像,跟上次相比,没什么变化呢。

 

 

三十五岁

 

爆豪胜己穿着黑色的西装,手中捧着洁白的花束。

 

已经到了这个年龄,很多事情也都看开了。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A班的大家也都聚集在一起。

 

不仅如此,还有曾经被绿谷出久所帮助过的人,也都站在人群中。

 

丽日红了眼眶,饭田在安慰她,洸汰仇视地瞪着爆豪胜己。

 

沉重的钟声响起,大门被打开。

 

身着白西装的绿谷出久逆着光,傻笑着走上红地毯。

 

周围的哭声更大了,其中掺杂着“不要啊”、“再仔细考虑清楚点”、“希望你们幸福”、“要永远快乐”之类的声音。

 

今天,他们结婚了。


————————————

不知不觉变得狗血起来,很多想写的没有写出来

原定计划明明是个甜甜的长篇,结果因为之前没有马上写出来,现在已经转变了想法,感觉会变成黑历史……

(小声)如果有喜欢这篇的人给我留个评论就更好了呢(超小声)真实感想的那种

评论 ( 30 )
热度 ( 104 )
TOP

© 站在世界中心呼唤你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