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胜出】想要传达给你的心情(一)

*OOC

*IF大学时期


“哇,小胜真的好厉害!这只蝉真大啊!不知道已经活了多久呢?”阳光热烈地拥抱着大地,带着“全套装备”来捕捉昆虫的男孩子们活力满满。

 

被称作“小胜”的男孩子志得意满地一抹鼻子:“所以说废久就是废久,这都不知道。这只蝉这么大,肯定也有六岁了!”

 

“六岁!”男孩子绿色的眼睛闪闪发光,“这么说的话,不是跟我们一样大吗?”

 

金发男孩将蝉小心翼翼地装进盒子里,洋洋得意地说:“当然啦,说不定你出生的时候,这只蝉也正好出生呢。”

 

“诶——”

 

在茂盛的丛林间穿梭,无忧无虑的两人,这是,非常遥远的记忆了。

 

 

“绿谷同学,你终于醒了。”

 

意识从黑暗中醒来,绿谷出久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熟悉的医务室,以及丽日和饭田着急的脸。

 

丽……

 

想要说话的时候,忽然发现喉咙发不出声音了。绿谷出久打着石膏的手无法确认脖子的情况,着急地看向丽日和饭田。

 

我这是怎么了?

 

饭田表情沉重地说:“绿谷同学,在刚才与敌对联盟残余分子的作战中,你中了对方的个性。据我们的了解,那个英雄的个性是‘夺走’,每一个被施展个性的人都会失去某样东西。”

 

“但是,你不用着急。”丽日急忙补充,“经过调查,我们发现被对方夺走的东西会自然而然地回来。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不过,老师们已经通知了各位英雄,现在正在对对方进行抓捕当中。只要抓住他,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

 

听到丽日和饭田的解说,对于现在的情况有了了解的绿谷出久稍微放下心。只是,不能发出声音的话,实在有点麻烦。

 

“所以说,你当时完全不需要过来,我一个人可以解决。”嚣张的声音从被饭田和丽日挡住的背后传来。

 

丽日生气地转过去跟他争辩:“爆豪同学也太过分了!绿谷同学明明是为了你才会中个性的!”

 

金色刺猬头的爆豪胜己大爷样地坐在椅子上,手上炸了一个小爆破,龇牙咧嘴地说:“谁要他来救我啊!”

 

“爆豪同学,不管怎么样也不应该说这种话!”饭田不断地推着眼镜,“绿谷同学帮助了你,至少也该道谢吧?”因为实习的时候曾经被绿谷出久救过一命,饭田在这次的事件中感同身受。而且爆豪胜己现在的行为,就算作为一个普通人来说也看不过去。

 

安静的病房一下子充满硝烟,眼看着就要发起一场小型战争的时候,饭田和丽日感到自己的衣服下摆被拉了一下。

 

不要吵架。

 

绿谷出久朝他们两个人摇着头,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思。

 

“可是!”丽日还想再说些什么,绿谷出久指了指自己喉咙,再一次摇头。

 

可恶!生平第一次,丽日想要揍人的意愿如此强烈。

 

绿谷出久朝她露出欧尔迈特式笑容,表示自己没事。又艰难地比划着,让他们不用担心,先回宿舍去。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墙上时钟的时针指向九点。丽日和饭田在绿谷出久的“劝说”下,恋恋不舍地走了。洁白的医务室内,邋里邋遢的两人终于能够面对面。

 

绿谷出久受的伤大部分是因为过度透支,爆豪胜己看上去倒是比他还惨。拜他张扬的性格所赐,大部分的敌人都被他吸引过去。

 

“都跟你说了多少次,我能够搞得定,你这家伙干什么每次都过来碍手碍脚。老老实实地呆在后方救援不好吗?”爆豪胜己一把扯下松松垮垮的领带,暴躁地说。

 

绿谷出久没有说话,只是坐在病床上,笑眯眯地看着他。

 

“干什么啊!现在才想示好也太晚了吧,废——久!”爆豪胜己瞪向他。

 

绿谷出久还是笑着。

 

仅仅是维持了数秒的时间,爆豪胜己咋舌:“啧!你这家伙。”

 

他站起身,表情凶恶地走向绿谷出久。超过一米九的身高在白炽灯的照耀下,就像一头巨大的猛兽踱步走来。绿谷出久完全没有在怕地仰头看他。

 

小、胜。

 

他翕动着嘴唇,无声地叫着这个人的名字。

 

爆豪胜己伸出手——

 

抱住了绿谷出久的后脑勺,深深地吻下去。

 

他们在高三毕业的时候就开始交往了。说是交往,实际上连告白都没有。只是在高考完回校的时候,绿谷出久被爆豪胜己推在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下亲吻,而绿谷出久没有拒绝。

 

大学考取的是同一个,宿舍也被分配到同一间,维持着这样的关系,现在已经三年。在这三年间,本来就高大的爆豪胜己更是发疯一样地又长了二十厘米,现在已经到了一米九二。高中时期就帅气的外表,随着时间的流逝,耀眼得更胜从前。脾气比起以前会更加收敛一点。

 

要说更加明显的改变的话,大概就是他对于绿谷出久的态度了。

 

暧昧的水声在空荡的保健室响起,维持了数十秒才结束。爆豪胜己舔掉绿谷出久嘴角无意识漏出的涎液,背过身,双手往后放:“上来。”

 

绿谷出久踢开被子,趴到爆豪胜己的背上。

 

爆豪胜己熟门熟路地托住了他的屁股,狠狠地捏了一下:“你下次再敢这么做,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我知道了啦,小胜。

 

往常,绿谷出久总是这么讨饶。现在,他只能用脸颊蹭爆豪胜己的脸,表示自己已经深刻认识到错误了。

 

不知道爆豪胜己有没有体会到这么深刻的含义,总之一路上是把他安稳地送到宿舍,没有手滑过。


——————————————

明明昨天刚发誓不熬夜的……

明明昨天还发誓不开坑的……

明明讲过以填坑为主的……

到底,为什么……


熬夜使我OOC,对不起了!英雄们!

评论 ( 8 )
热度 ( 60 )
TOP

© 站在世界中心呼唤你大爷 | Powered by LOFTER